临渊

临渊/林皖渊
只因嫉妒与自卑唆使拿起了笔,现在只想做一个写故事听故事的人。

「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立志向着自己的梦想去活,昵称的来源与其说是自己喜欢的一句话,不如说是给自己的忠告。

小学生文笔,没有任何文风可言。希望自己能写出意识流的晦涩文字。

想要被自己最喜欢的人承认。
奢望父母的信任。
是一个很自私的人。



“你知不知道,我的野心很大?”

你若是飞鸟,我便折断你的羽翼。
你若是白狐,我便磨平你的利爪。
我想让你曜黑的瞳孔住下我的身影,也只能住下我的身影。
下雨了,亲爱的。

我在指尖埋下花种

小小的 黑褐的花种

我和着晨露饮下

它在我的血脉中溯游

当我触碰你的时候

它便绽放了

一抹如透明晚霞般的红

颤颤巍巍,小心翼翼

于我的指尖,破土而出

她仍在那颗老槐树下
穿着初遇时的衣裙
等那个出征的人凯旋
她等啊等啊
从豆蔻等到耄耋
任青丝染成白发
凋零了年华
却终是没有等到那人回家

生日快乐 叶修
2016 你的十九岁
我们的荣耀永不散场
你永远都站在,荣耀巅峰。

我站在那里,看着她。
妈妈正在洗碗。寒冷的冬夜,她开的是冷水,两只手被冰水冻的通红。
那瓷碗,却是那么洁白。
妈妈身上是一件旧围裙。污渍、油烟、料酒,各种事物的摧残蹂躏使它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只能依稀辨认出那斑驳的格纹。
明明是冬,她的脖颈上却浮着几颗汗珠。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已经记得不清了。只记得手机摔落在地的次数一次次增加,只记得愈来愈多的推醒在监督我做作业时忽然入睡的人,只记得那染发的膏体越来越少——却仍掩盖不住那刺眼的苍白。疲劳像是一条毒蛇,盘踞在她的身上,吐着鲜红的信子,舔过毒牙。
水声戛然而止。她没有回头,我转过身去。

PUPPET

我渐冷的尸身,挽留了雪花最美的绽放。
——题记
还记得么?在那苏格兰的荒野,擦肩而过的相遇。
漫山遍野的欧石楠,翻飞的花瓣,迷了我的眼。
——一如当时的你那般。
淅淅沥沥下着的雨,你与我共撑的一把伞。
花瓣粘在透明的伞面上,好似一场粉红的盛宴。
我却不知,那盛宴,不过一场荒唐的闹剧。
延续到你生命的尽头。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走下去。
骗子。
自欺欺人。
我为何没有发现。
那结缘的伞,预示着“散”。
那相遇的荒原与雨,早已为我们的故事书写下结尾。
那漫天的欧石楠花语不是幸福。
是孤独。
为什么?我叩问自己。
我的眼泪流下,它是那么痛苦。
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去遗忘自己的悲哀。
我已经厌倦了做这个世界的傀儡。
我什么也没做错。
那么为什么你这么讨厌我?
这些燃烧的骨骸是你残忍的答案。
现在火焰慷慨地亲吻着我说,
“晚安。”

———————————————
负能量爆棚ˊ_>ˋ
也许是因为iPad没电ˊ_>ˋ